贴心姐妹网
 · 设为主页 | · 添加收藏 | · 会员注册 | · 会员登录    +
 
首页 | 社会政治 | 职场创业 | 情感关系 | 子女成长 | 多元生活 | 文化艺术 | 社区公益

疫情前线工作人员的心声(之三)“我的同事和朋友都说,我是加拿大的雷锋、白求恩”

来源:贴心姐妹网   更新:2020-10-27 14:53:52   作者:Tom口述 淑兰整理
疫情前线工作人员的心声(之三)“我的同事和朋友都说,我是加拿大的雷锋、白求恩”

 

 

摄影:施雅芳    “我感觉我们应该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”


(编者按:新冠疫情之下,前线工作人员是社会的脊梁。平权会多伦多分会7月底举行了一次“前线工作故事分享大会”。与会的前线工作人员讲述了他们的境遇,表达了他们的心声,也分享了他们如何争取自身权益的经历。贴心姐妹网将在“疫情前线工作人员的心声“系列中分享他们的故事。)


我在国内是学理工的,来了这里,专业配合不上,所以又去读了成人高中和college。因为加拿大的健康领域发达先进,所以我想转到健康领域,因此去学作护工(PSW)。后来,因為2010年那个时候护士工作很好找,于是我又转学护理,但是接着很多来自菲律宾的护理人员进入加拿大,等我毕业的时候,工作机会也没有像之前那么好找了。算一算,来加拿大15年,延续我的旧专业和新专业,我总共拿了6个证照,也都用上了,包括技师,房地产经纪,脚护士,护工,实习护士(RPN, Registered Practical Nurse等等。也打过体力工。


我做护工已经有78年,RPN则有近5年。目前有3份兼职工作,一份在老人院做脚护士,一份在护理中心做护士,另外一份做PSW


对我来说,护工的工作,虽然体力方面比较吃重,但都是老客户,彼此很熟悉,我对老客户的情况也了如指掌,精神压力很小,工作内容也单纯,我很喜欢这份工作。RPN的工作虽然薪资较高,但是我是走社区照护(community care),接的多数是新客户,彼此不那么熟悉,什么技术都要做,像是导管、换药、打针、打点滴、尿管护理、打电话联络LHIN(Local Health Integration Networks)、家人、应急事件等等,精神压力大很多。


今年二月,我在工作中发生了工伤。因为在某养老院服务客户,必须长期弯腰、维持特定姿势而导致。但是,因为同时在三个养老院工作,都是兼职,在养老院之间转来转去,很难明确断定就是哪家的责任,WSIB(Workplace Safety and Insurance Board)又很刁钻,我的工伤案子也因为这样,遇到很多困难。


一发生工伤后,我太太告诉我,赶紧去看医生,当天还让她的哥哥带我去看家庭医生,医生说不能上班,帮我开了病假和填写了FAF的表格。我太太有2个工伤在身,以前不知道如何申请工伤,目前正在跟WSIB打官司,现在的她知道如何申请工伤,这是我的幸运。单位知道我发生工伤,马上让我第二天去办公室作轻工,我当时连穿裤子都不行。到了单位,办公室的人看到我,一个小时之后,让我回家,他们说您受伤太重了。接着,我太太劝我一个星期之后申请EI (Employment Insurance), 但我不同意,我休息了2个星期,就回单位去作轻工了,结果就这样导致我的工伤被拒。雪上加霜的是,313日后,新冠肺炎疫情变严重,所有的学校,图书馆,餐馆都关闭,我身体又受伤没好,物理治疗诊所关闭,我不能做治疗,欲哭无泪!我太太当时告诉我,现在有工伤是幸运的事,正好让我好好休息,她说伤筋动骨100,但是我不听她的,所以现在没有办法。我的同事和朋友都说,我是加拿大的雷锋、白求恩,但是我心里是这样想的:如果大家都不做,那么老人院的老人怎么办? 而且我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。所以,自疫情爆发以来,我一直都在工作。


我的护工工作并不在养老院,但是社区里的老客户,尤其是老人,也怕我们带病菌给他们。我说,我会自我小心,只要有症状,我就会打电话向公司报告。如果是新客户,LHIN(Local Health Integration Networks)会先做一次电话筛检,公司也会做一次。我们去之前,也还会再打电话给客户,问问他们最近有没有出国,有没有咳嗽等等症状,都没有,我才去,确实避免交叉感染。作护工工作时,一般都是戴医用口罩,手套,面罩。如果客户有咳嗽、发烧等症状的话,我就得全副武装,穿上防护衣。六月份时疫情仍然挺紧张,天气又开始变热,穿着防护衣工作,又闷又热,一个小时全身都湿透了。刚刚开始真的很不容易适应。尤其是在社区里做实习护士,在第一个客户家打个针,15分钟就结束了,但是下一个客户可能是一个小时之后,又不能提早。疫情前,我可以到商场去转转,看看手机;疫情期间,商场里人潮来来往往,真的很提心吊胆,但是又不能一直待在车上开着冷气,人也不舒服。心理压力真的很大。至于在社区里做护士工作,技术方面并不困难,但是新客户都是刚从医院出来,种种的不确定性,和必须全副武装才是主要挑战。


在社区里,有些老人很可怜,尤其是有身心障碍的,自己独居,真的需要有人照顾,需要有人跟他们聊天。护士每次只能待几分钟,但是他们有24小时的日子要过。他们这些人里不乏大学教授,官员等等,他们负担不起让我们护士们陪他们聊天,这里就需要社区的朋友到家里帮帮他们,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东西。


疫情爆发没多久,没有工作的人,可以每月领2000加币的CERB。但我呢?由于老人院太多人感染,我失去了一份脚护士的工作。另一方面,却又因为我每月有1100加币的收入,造成我不能领CERB。而且,因为我的工作需要到处跑,我的家人怕被传染,因此我和我家人关系比较紧张。我每天回家要消毒和洗澡,太太工伤又没有收入,生活很艰难。最要命的是,口罩都不够,每天上班提心吊胆的。在这里我非常感谢平权会江先生亲身给我送来爱心口罩50个,让我的心感到一丝温暖,我感到前路有一盏灯照亮我。现在政府出台给我们前线人员每小时加4加币,现在虽然还没有拿到,但是我感觉我们应该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我期待这天早点到来,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,我期待着,春天到了,秋天还会远吗?

 

分享到: 更多
相关文章
[社会政治] 加拿大统计局招人32000, 今年人口普查主要网上进行
[社会政治] 拜登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:呼吁团结,共同面对大疫情以及经济衰退
[社会政治] 中国、世卫等行动迟缓失去控制新冠疫情先机
[社会政治] 安省再次因新冠疫情进入紧急状态,省民只有买菜、看病买药、锻炼和从事
[社会政治] 安省疫情模型显示,2月初安省重症病房将全满
[社会政治] 安大略省日增病例创新高:4249 例 450 个属于多伦多 “迟报” 数据
[社会政治] 卡尔顿大学社会学教授开展“新冠疫情与反华种族主义”研究项目 邀请华人
[社会政治] 萨斯喀彻温省106岁老人战胜新冠病毒
[社会政治] 疫情中的政坛地震:加拿大多名官员在出国度假被曝光后下台
[社会政治] 48% 的加拿大人节日期间去探望了亲友
发表评论
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![立即登录] 还没有注册会员?[立即注册]  
 
会员登录
用户名:
密 码:
 
· 关于我们 About Us · 用户条约 Terms and Conditions · 隐私政策 Privacy Policy · 联系方式 Contact Us
版权声明:本网发布的内容版权归Lovingsister Media Inc. 所有,未经书面许可,严禁转载,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。
© 2013 Lovingsister Media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Unauthorized distribution, transmission or republication strictly prohibited.